以案说法

governor
白山市公安局   发布时间:2015-04-16   信息来源:
一个母亲的悲哀

  一双沾满亲人鲜血的双手;一双充满惊恐无助的眼睛;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…….是什么原因让一个刚“知天命”年的男人,无情地拾起身边的凳子,砸向生他养他的老母,直至母亲奄奄一息;是什么原因让一个尚未成年的孩子流露出如此无助的眼神;是什么原因让这个原本美满的家庭妻离子散……这是一个怎样的家庭?案发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?带着一些疑问我们来到了案发展地-靖宇县,在看守所里我们见到了等待法院终审判决的寇某某。

  2010年7月27日,记者一行来到靖宇县看守所,在这里见到了犯罪嫌疑人。寇某某的外貌并不像记者之前想象的有杀人犯般狰狞的面孔,相反,寇某某从看守所里搬着椅子到花坛的蹒跚步伐,说话的温和口气,更像一个五十多岁的慈祥老人。由于寇某某一案,一审已经审判死刑,原本以为不会接受采访的寇某某,却主动配合采访,这让我们能在这场时隔一年的凶残的弑母案后,进一步了解案情。

  【复杂家境】

  在看守所的院子里坐定后,记者开始了采访,摄像机前的寇某某显的有点紧张,双手不停地交叉。

  寇某某有一个哥哥三个妹妹一个弟弟。大哥在30岁的时候得脑溢血去世了。两个妹妹在山东,最小的妹妹在靖宇县那尔轰镇。第一任妻子因经常被寇某某打骂,终于在孩子6岁那年,不堪忍受家庭暴力,狠心撇下儿子,悄悄地离开了这个家。弟弟27岁病逝,留下个8个月大的儿子,他便和弟妹组成新的家庭,且有了一个女儿。几年前,这个妻子跟随村里来的剧团学二人转,和另一个男人去了黑龙江。

  据寇某某自己说,他平时性格挺好,不怎么与人争执,但就是爱喝点酒,酒后回家要是母亲过于唠叨就会跟老人发生口角。父亲两年前去世后,母亲一直住在他家中,偶尔去寇某某的妹妹家住几天。寇某某在讲述的过程中一直表现出自己的懊悔。“那可是我的亲生母亲啊,我那天喝点酒也不知道怎么了,着魔了竟然做出这种事,我本来以为能判几年,没想到一审判了死刑,我是罪该万死,可是想想我的儿子和女儿,我真是,唉。”法律无情,一个本该幸福的家庭,被寇杰扭曲的冲动和无情的板凳击碎了。”

  【案前回眸】

  自从媳妇走后,寇某某便酗酒如命。

  2009年7月的一天,天气热得很,寇某某上身穿白色背心,下身穿蓝色格子短裤,一身酒气地走进村里的小超市。“罗瘸子”,给我来包红金龙。”从里屋走出一个四十多岁一瘸一拐的男人。“老寇,这半年你都赊了多少帐了?我们这小店也不容易。你看看是不是啥时候还点。”“别废话了,几百块钱我还能瞎了你的。”话不是这么说……”“别逼逼没有用的了”说着,寇某某径直走进柜台拿了包烟转身走出了超市。

  罗瘸子追出去几步,就不见了寇某某的身影。罗瘸子摇了摇头,无奈回地回了超市。罗瘸子媳妇出来正好看见,一脸厌恶地问到,“姓寇的又来白拿东西啊?真不是好玩意,哪有他这样的,咱们还做不做生意了。”“算了算了,前几年他媳妇跑了他就一直这样昏昏沉沉的。以前她家那口子对咱们也不错,咋说啊,老寇以前也不是这样人。”罗瘸子媳妇叹了口气转身回屋了。

  房屋子拐角,寇某某蹲着撕开刚拿的烟,抽出一根点燃,狠狠的吸了一口,起身离去。

  在一个小酒馆门前,透过明亮的玻璃,他看到两个哥们在里面喝得正来劲,就推门凑了过去。

  “喝……”寇某某和这两个哥们喝着小烧。

  “咱俩真是同病相连啊,你媳妇和人跑了,我媳妇让我打跑了。“他和其中一哥们推杯换盏起来。

  “我媳妇,那是嫌我穷,跟咱也享不着福。只是苦了孩子,天天闹着要妈妈。我这上哪给他找啊。”这哥们无奈地喝了一大口白酒。

  “老板,上啤酒。“

  他们起开啤酒,对着瓶子喝。桌子上的啤酒越喝越多。

  其中一个哥们看他喝得差不多了,就劝说,喝酒要适度。寇某某说“喝你家的酒了。”几句没说上,就因话不投机,两个人动起了手,结果弄得两败俱伤。

  【祖孙期待】

  在农家小院里,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和一个小女孩坐在屋檐下,摘着山菜,唠着家常。

  “奶奶,爸爸上次因为喝多酒了跟你动手,过后他也挺上火,你别在姑姑家住了,回来住吧,爸爸心里也不好受,妈妈走了几年了,连个音讯都没有,他喝点酒就那样,唉。”

  “我知道,你爸爸他也不容易,本来好好的工作也不干了,就因为这点酒啊。”老人说着掩面哽咽着。

  这时,隔壁赵某走进院子来,“小萍啊,你爸呢?”

  小萍站起身来,“赵叔叔,我爸…..他出去了。昨晚也没回来, 不知道去那了。”

  “老太太正好你在,你看寇哥他欠我的钱啥时候还啊,我都来找他几趟了。他管我借的1万块钱都快一年了,我家这春耕要急着用钱他都没还,我还是找人借的钱,你叫他是想想办法啊。”

  “小赵啊,我知道,对不起啊。我一定想办法让他赶紧还上,我们俩这也等他回来呢。”

  “老太太那我先回去了,你说儿他这么多年哥们了,但是咱说这借钱还钱也是天经地义的。我家那口子也是逼我来催,我也没办法。”

  “小赵,这我都知道,我就是不要过河钱了也得把这钱给你还上,再过个几天,我肯定劝劝告他赶紧给你送去。”

  “行,老太太我先回去了,你多注意身体啊。”

  “小萍快点送送你赵大爷。”

  小萍赶紧直身准备送赵某,赵某忙说,“小萍你坐着吧,好好念书,大爷先回去了。”

  赵某转身走出了院子。

  【忤逆之子】

  2009年7月17日晚上八点多,一身酒气的寇某某回到家中,刚进大院,看到前不久被自己打跑,又回来的母亲,气就不打一处来。

  “这老东西还知道回来啊,就知道往姑娘家跑,咋样,姑娘家也不好住。哼。”

  老人颤颤巍巍的走出来,说道,“我怎么养了你这个不争气的儿子。小赵家不容易,这么多年帮咱们不少,跟我半个儿子一样,你借人家1万块钱到底啥时候还啊,今天人家都来问了。”

  “我没钱,爱咋地咋地。”

  “你要气死我啊,你媳妇都让你打跑了,你连老娘都不要了是不是?你个畜生。”

  “你骂谁畜生?你再骂一遍,我养你个老东西,你一天还竟抽,不爱在这就滚。”寇某某摇摇晃晃地抄起身边的板凳就要冲老太太砸过去。

  小萍赶紧冲到寇某某面前抱着寇某某的腰说;“爸你别这样,你又喝多了,快点放下。”

  “你别拦我,今到我就要教训教训她。”说着就朝老太太走过去,老太太吓得赶紧往屋里跑,寇某某挣脱了女儿冲老太太的背后就是一脚。老太太一下子磕在门框上,顿时,脑门上的血就涌了出来。

  这时的寇某某看见血更加丧心病狂起来,抬起手中的板凳照着老太太身上就是几下。凳子被打碎了,寇某某手中就剩个凳子腿不紧紧地攥着。

  小萍赶紧将奶妈扶进屋里。老太太一边哭一边大骂着,“没良心的东西啊,你,你竟然连老娘都打。”

  寇某某一听更加气愤了,冲进屋里,推开女儿,抄着手里的板凳腿冲着老人的身上又是几下,凳子腿上沾满了老人的血迹。

  小萍吓得往屋外跑,“快来人啊,快来人啊。救命啊。”小萍赶紧掏出手机给哥哥打电话。

  隔壁的赵某听见有呼救声赶紧跑过来,看见小萍蹲在院子里哭,小萍指着屋里:“赵大爷,快去救我奶奶,快去,我拦不下我爸爸,他喝多了,又疯了。”小萍拉着赵某的胳膊仿佛抓到了救星。

  赵某冲进屋子看见寇某某还在殴打老太太,喊到“别打了,打坏了怎么办,你妈就是我妈呀!”边喊边上去按住寇某某的手,夺下了他手中的凳子腿,把这个沾满血迹的凳子腿,从窗口扔到了院子的板障子边上。这时的老太太已经倒在了血泊中,连呼喊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  “小萍快打120,你奶奶快不行了。”赵某一把推开寇某某,就去扶血泊中的老太太,这时的老太太已经奄奄一息了。

  寇某某的儿子见状了,也赶紧叫来了他怕姑姑。

  没过多一会,救护车“鸣鸣”的停在了院子里。

  寇某某筋疲力尽地坐在炕沿上,情绪淡定下来的他,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。

  大伙帮助救护人员把老太太抬上救护车,迅速的驶往医院。

  老太太在送往医院的途中流血过多,不治身亡。寇某某也被随后赶到的110民警带回派出所。

  经过法医鉴定,老人身体多处骨折,尤其臂上的骨头都刺出来了,看着让人很是揪心。

  采访中得知,事隔不久,寇某某的儿子也因为入室盗窃、抢劫被警方抓获,和其父亲关押在一所监狱里,父子之间仅咫尺之遥,却不能相见;女儿已被母亲接到黑龙江。至此,这个家庭因寇某某的无知和冲动,彻底打散了。

  【饮水思源】

  羔羊有跪乳之恩,乌鸦有反哺之义,动物如此,何况人乎?寇某某如此虐待老人丧尽天良,令人发指。这一案件的生让我们联想到一些家庭和社会问题。

  一、扭曲性格的形成。一个人的性格,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,是在他成长过程中慢慢孕育的。寇某某多年自私心膨胀,从不把家人放在眼里,直至对家人大打出的,才酿成如今的悲惨结局。所以对子女教育应从小培养,应当把中国的传统美德传承到每个家庭细胞。

  二、酗酒如命,酒后自制能力差。现在有很多年轻人酗酒如命,酒后无德,结果不仅伤害了自己的身体,也伤害了与家人感情。

  三、不讲孝道。孝道是中国人的传统美德,传承了上千年,而现在一些人把人当成“摇钱树”,“啃老”没商量。本案中的寇某某在对母亲大打出手后,在公安局里仍对自己的行为大势辩解,不认为自己是已经犯罪,让人感到可悲可叹。

  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父母是我们生命所在,十月怀胎,养育情深入,孝敬父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让我们以一颗真诚的心去爱我们的父母,让他们度过幸福、安详的晚年,莫待“子欲养而亲不在”时后悔莫及。


(责任编辑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