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案说法

governor
白山市公安局   发布时间:2012-12-14   信息来源:
五千元并不是罪恶的根源

  2008年2月21日,农历正月十五。元宵佳节,本该是阖家团聚的喜庆日子,王某某却在惶惶不安中踏上了逃亡之路。 

  列车在暗黑的田野上奔驰,远处农舍悬挂的大红灯笼闪烁着点点温暖的光泽。视野里忽隐忽现的红色光亮,在王某某眼中变成了血色,他的脑海里不断浮现出赵某某满身满脸血迹、倒地挣扎的样子……. 

  就在头一天晚上,大家眼里老实巴交、媳妇眼里十分窝囊的王某某杀人了。那一刹那,手举菜刀,手起刀落,砍!砍!砍!他拼命挣开弟弟王某的劝阻拉扯,无视赵某某痛苦扭曲的面容,听不见赵某某非人的嚎叫,他发了疯似的一顿乱砍,脑中一片空白。 

  仓惶地回到家里,王某某没惊动已经熟睡的美女,悄悄躺在床上,一动也不动。心里七上八下,千丝万缕搅和成一团粘糊糊的面条,理也理不清。赵某某死了?他真的死了么?躺在暖和和的床上,听着媳妇香甜的鼾声,王某某多希望多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啊。 

  2007年夏天,对于王某某一家来说,是个甜蜜幸福的夏天。夏至那天,一家三口吃了凉拌面,媳妇李某某打发女儿王丫丫去做作业,两口子回到自己的屋里,李某某神秘兮兮地关上房门,掀开床板,分别从旧包装袋、毛衣袖子、旧日记本等处翻找出几个存折。喜滋滋地拉着丈夫坐在床上,李某某将一个个存折打开,嘴里念念有词:一万五、八千、六千、九千、七千、五千,“五万元,整整五万元!死鬼,咱们终于可以买房子了!” 

  看着乐颠颠的媳妇,王某某嘟嚷道:“买房子?现在取暖楼多贵啊,哪有咱能住得起的?!” 

  “瞧你那德行,竟说丧气话,谁说要买取暖楼了?”李某某边骂边向丈夫身边凑,“哎,我在东山那边看好两间房,盖了没几年,屋里收拾得也挺好的,咱买了吧?” 

  “咱钱够么?” 

  “价钱我已经讲好,正好五万元。” 

  “你都讲好价了,还和我说啥,竟整没用的。” 

  “我就是告诉你一声,还真把自己当盘菜啊!” 

  “你看好就行,你说了算。” 

  每逢媳妇嗓门大起来,王某某马上偃旗鼓。他是个老实人,只知道闷头干活,挣了钱,一分不差交给李某某。家里的大事小事都由媳女子张罗,他乐得省心。看着眼角眉梢都是喜兴劲儿的媳妇,王某某突然有点难受。媳妇不容易,跟着他,一天福没享过。结婚够买房子的钱,媳妇是风里来雨里去,像个男人一样骑电三轮拉客。客源少的时候,她就穿着亲戚给的旧衣服站在街上等活,给人家搞装修刮大白。 

  李某某看自己当家的愣了巴正的半天不吭气,就问“有病啊,你不高兴?“王某某醒过神来,搂过媳妇连忙说,”没有没有,我是太高兴了。“那明到咱一起去看看房子吧,你也拿拿主意。” 

  王某某人虽蔫吧,心却很细。第二天和媳妇一起看了房子,就问房主赵某某有没有房照。提到房照,赵某某一愣,随即高声大嗓地说,“房照不是问题,我负责办,不过你们得先付我5千块钱定金。”听说没有房照,王某某心一沉,拉着媳女子转身就走。 

  赵某某急忙问:“你们到底买还是不买?我这房子可不只你们一家买主啊!” 

  “你以为打酱油呢,块儿了八角的,说掏就掏。你没有房照,俺们得回家商量商量。”李某某说话赶劲儿。 

  事情由此开始了不可逆转的变化,王某某两口原本艰苦却和美的生活从此五味杂陈直至酿至惨剧。 

  2007年7月4日一大早,王某某夫妻揣着五千块钱和请人拟好的买房协议来到赵某某家。一路上,王某某心里就不踏实,“4同死”,他对这个数字很忌讳。他想和媳妇说,这房咱不买了吧,可又怕媳妇骂他。 

  心情忐忑的王某某随着媳妇来到赵某某家,签写了买房协议。协议清楚明了——因赵的房子没有房照,由赵在2个月内将办好,如果赵反悔,就将定金返还给王夫妻二人。如果王夫妻反悔,定金就赔偿给赵。 

  两个月的时间一晃就到,李某某倒是没想那么多,可王某某心里总是没底,觉得赵某某靠不住。和李某某叨咕了几回,“要不咱问问,啥时候办下来,”却遭到李某某的呵斥,“一个大老爷们儿,整天磨磨唧唧的,有合同住,你怕啥?!大不了把钱要回来。“ 

  协议签写2个月后,王某某两口子带着钱去找赵某某,准备见到房照,就把房款一次付清。谁知赵某某说5千元钱办不了房照,让他们给足房钱再办。两口子一听就急了,要求赵某某将定金返还。赵某某不仅不给,还叫嚣“就是不给,你爱哪告哪告去。” 

  眼瞅着5千块钱要打水漂,王某某两口子和赵某某争执起来,两个人好说歹说,赵某某就是一句话,没钱。吵得嗓子都冒烟了,也没结果。两人沮丧地从赵某某家出来,走在胡同里,听到他们争吵的邻居说,你们俩胆子真大,也不打听打听就买他家的房子,他用这房子已经骗子了不少人了,拿了定金铁都是肉包子打狗,有去无回。 

  遇到横不讲理的赵某某,老实人王某某是一点招都没有。几次要钱未果,被媳妇骂得狗血淋头,“窝囊废”代替了亲昵的“死鬼”李某某看到丈夫就没好气。 

  日子一天天过去,要钱的希望越来越渺茫。5千块,对于有钱人不过是一顿饭钱,对王某某夫妻来说却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血汗钱。大热天的,两人在外边干短连个雪糕都不舍得吃,一点一点积攒起来,就那么被人骗子了去,李某某不甘心。指望不了男人,只好靠自己了。 

  赵某某够无赖,李某某也不好惹。她隔几天就都到赵某某家门口要钱,赵不给,她就开骂。于是,独角戏变成二人转,两个的战争逐渐升级,直到动手撕扯。“斗争”激烈的时候,赵某某打了李某某,李某某将赵家的玻璃砸碎,还弄来大粪泼到赵某某家院里,在大门刷上“欠债不还,不要脸,臭无赖”等字样。 

  矛盾激化,引来了公安局的同志。民警了解到事情的始末,建议两个人都冷静下来,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。这位民警告诉李佳玲,像她这种情况,有购房协议在手,完全可以通过民事诉讼起诉赵某某。 

  打官司,在老百姓眼里是天大的事,谁轻易爱惹这样的麻烦?李某某对民警的建议并没有往心里去。明明是自己的钱,他赵某某凭啥不给?她不信靠自己要不回这笔钱。 

  转眼就是春节,钱没要回来,李某某对丈夫没有脸子,没有好声气。女儿看到妈妈和爸爸都阴沉着脸,稚嫩的小脸上也没了笑模样,一家三口过了一个无比憋闷的春节。 

  2008年2月20日,元宵节头一天,在家憋屈了十几天的王某某接到弟弟王某打来的电话,约他一起吃饭。能出去躲躲家里压抑的空气也好,王某某答应了弟弟。看男人要出门,李某某气不打一处来,“没用的东西,钱要不回来,老婆让人家连打带骂,还有心事出去乐呵,我瞎了眼,找了你这么个窝囊废!死出去就别回来!” 

  王某某和弟弟还有弟弟的两个朋友吃了饭喝了酒,又一起来到歌厅。酒入愁肠愁更愁,别人唱歌,他那有心思,坐在那儿一个劲儿喝啤酒,一声不吭。看到哥哥不开心的样子,王某就拉着哥哥告辞出来了。 

  “哥,你咋了?愁眉苦脸的。” 

  “这大半年你不在家,不知道啊,我和你嫂子让人给黑了。”王某某和弟弟倒出了一肚子的苦水,“你嫂子整到骂我窝囊废,不像个爷们儿,你哥我都要疯了。” 

  “你这回来了,就陪我去把钱要回来吧,要不我这日子过不消停。? 

  王某答应顾哥哥的请求,兄弟俩打车来到赵某某家。 

  赵某某开门一看是王某某,就要将门关上,王某急忙上前挤开了门。看看拦不住,赵某某没好气地问,“你们来干啥?“王某某说,“我们是来要钱的,这都大半年了,你看怎么办?”听说又是来要钱,赵某某眼一瞪,“你们烦不烦啊,我早说了,要钱没有,要命一条,爱咋咋地!” 

  也许是喝了点酒,也许是因为有自己的兄弟撑腰,一向老实懦弱的王某某气得脸色铁青,冲上去,照赵某某的脸上就是一拳。赵某某哪能吃这个亏啊,马上还手打了王某某一拳。见哥哥和赵某某打了起来,王某上前帮忙“助战”。 

  两个人打一个,赵某某马上处于下风。王某某边打边问,“还不还钱?”赵某某嘴硬,不服软,声嘶力竭地叫,“要钱没有,要命一条!今天你打不死我,早晚我整死你全家!”或许就是这句话,将赵某某推上了死亡之路。 

  老实人往往一根筋,王某某听到“早晚我整死你全家”,觉得以赵的为人真能干出来。杀机在知不觉中涌上王某某的心头,他红了眼。       

  见赵某某边说边退到坑上,拿出手机要电话,王某某跳上炕将手机抢下,放进裤兜里。王某也跳上炕和赵某某撕巴。 

  王某某转身下地到赵家的厨房拿了一把菜刀返回屋里,直奔赵某某而去。右手握刀照赵的头部就砍了一下,这一刀砍在赵的头顶,血立刻就像小溪一样淌了下来,见到血,王某某没有停下来,反而疯了似的接连砍下去。 

  看到哥哥这样砍人,王某害怕了,他上来阻拦。可失去了理智的王某某已经停不下来了。他用力甩脱弟弟,继续疯狂乱砍。赵某某的脖子、头部多处中刀,终于不再嘶喊,软塌塌地倒在炕上,腿蹬了几下就不动了。 

  此时,王某某才意识到,自己将赵某某砍死了。他声音颤抖地喊起来“他死了!他死了!”因为拦不住哥哥,气得跑到院子里的王社福利听到恐怖的喊叫,跑回屋里一看,也吓傻了。 

  还是王某某先醒过神来,看到炕上有他和弟弟的脚印,就用炕上胡乱堆着的被子衣物等擦掉脚印,之后将这上结东西拢到一起堆在炕边靠近炕柜的一侧,用一次性塑料打火机点燃。看到被子衣物着了起来,王某某将打火机扔进火里,拉着弟弟离开了赵家。 

  正月十五一大早,一夜未眠,思前想后憋了一宿的王某某把杀人的事告诉了媳妇。李某某乍一听说,根本不信,撇着嘴说:“杀人?杀鸡还差不多,别扯犊子了。过了今天,这正月也快过去了,赶紧找活干吧。 

  见媳妇不信,王某某急了,他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和李某某说了。李某某只觉得天旋地转,缓过神来,她只想狠狠地抽自己几个耳光,不该那样逼自己的男人啊! 

  事情已经发生了,说再多埋怨的话没有用。两口子把当天砍赵某某时穿的衣服鞋子放在家里的炉子烧了,商量着怎么把现场的证据毁灭。 

  此时,也是一夜未眠的弟弟王某来到了哥哥家。在由谁取回作案凶器问题上,三个人都争着去,怕自己的亲人落网。充满内疚和悔恨的李某某哭了,她不仅害了自己的男人,也害了小叔子。她说“别争了,我去。要不是我逼福有,就不会有这事。再说,我是个女的,不招人注意。” 

  李某某到赵家将凶器菜刀取回,但她没有想到的是她拿回来的菜刀并非王某某行凶之菜刀,也是这一点给公安局日后破案提供了最好的证据。 

  菜刀取来,对弟弟充满内疚的夫妻俩商量着出钱让弟弟躲一躲。他们交给王某2800元钱,让他赶紧找地方藏起来。之后王某某也收拾东西包了出租车到通化,当天坐车到沈阳,从沈阳转车到山东淄博,在火车站附近租了一间平房,在惶惶不安中等着媳妇和他会合。 

  李某某将家里的存款分别取出,于三天后,带着女儿也来到淄博。王某某在淄博当地打零工,给人家干点木匠活动。活少、天热、语言不通,一家三口都很痛苦。尤其是女儿,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也不知道在家里好好的,怎么突然就到了这么个地方,自己也上不了学了。看着唉声叹气、愁容满面的父母,孩子怯怯地说:“妈,我想家了,咱回去吧,我也想奶奶,想同学,想老师,我想回去上学,要不功课就落下太多了。” 

  大人遭罪不要紧,两口子心疼孩子。孩子这么小,是无辜的,不能跟着他们过这种担惊受怕、没有出头之日的生活。于是,他们冒着被抓的风险,偷偷潜回白山,将女儿送到奶奶家附近。两口子没敢往前走,吩咐女儿自己去奶奶家。看着女儿小小瘦瘦的背影,李某某心如刀子绞,狠心地转身,泪如雨下。 

  在淄博呆了四个多月,王某某夫妻决定换个地方讨生活。他们来到白河,从白河倒车到了安图下面的一个村子。此时,他们还不知道,弟弟王某在出逃三天后就投案自首了,一张针对他们的天罗地网已布下。 

  法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2008年8月15日,王某某夫妻落网。 

  2009年7月23日,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:被告人王某某犯故意杀人罪,判处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。被告人王某犯故意伤害罪,判处有期徒刑五年。被告人李某某犯窝藏罪,判处有期徒刑三年。 

  五千元貌似事情的起因,但五千元并非罪恶的根源。 

  赵某某因不遵守协议,为五千元钱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王某某夫妻在合理诉求得不到认可的情况下,不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争议,而是采取暴力手段,一怒致人死亡,自己身负重刑不说,还连累弟弟深入陷其中。同时,因为他们的一时激愤,不仅毁了自己的家庭,还将12岁女儿成长的责任推向了社会、推给了年迈的老人。 

  王某某的悲剧告诉我们:一、遇到经济纠纷要通过法律程序解决。若如此,王某某一家的悲剧就可以避免。二、做人要讲诚信,按协议办事。赵某某如果按协议办事,返还王某某五千元钱,就不会激化矛盾,惹来杀身之祸。三、公民应强化法律意识,处理好亲情与法的关系。李某某得知丈夫杀人后,若有较强的法律意识,劝丈夫投案自首,而不是和丈夫一起毁来头证据,协助其外逃,就不会触犯法律,锒铛入狱,使12岁的女儿成了有父有母的“孤儿”。 


(责任编辑:)